当前位置: 首 页>>国际交流>>正文

刘永亮随教育部团组赴澳大利亚培训的总结报告

2016年12月28日 13:11 

由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组织的澳大利亚中外合作办学质量保障培训团于2016年11月13日到11月27日完成了赴澳洲学习培训任务,25名学员分成高教组和职教组2个小组开展学习考察活动。其中职教组成员共5人,分别由来自辽宁、广西、海南三省(自治区)教育厅国际合作与交流处的3名领导同志和来自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的2名同志组成。分组活动期间,培训团团长、中国国际交流协会副秘书长宗瓦曾4次亲临职教组现场指导,并就交流协会下一步工作重点及思路予以解读,中外信息互通互补,相融共享,学校与主管部门沟通交流,协商共进,使本组成员受益匪浅。现将学习培训活动的基本情况小结如下:

一、学习培训基本情况

职教组学习培训采取了与高教组既兼容又独立,既求同又存异,既有概况讲解又有特色实考的形式。在一起先后完成了对澳大利亚教育与培训部、ACPET组织、维多利亚州政府、澳大利亚企业标准研究所等组织及政府部门以及新南威尔士大学、蓝山国际酒店管理学院、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维多利亚大学等4所学校的考察。同时,职教组又分组单独对澳大利亚继续与技术教育学院校长委员会、澳大利亚技能质量署以及悉尼TAFE学院、西南威尔士TAFE学院等9所TAFE学院的考察学习,实地考察参观了游戏设计、设施农业、园艺技术、马术训导、建筑工程、酒店管理、护理服务、食品烹饪、汽车维修、工业与艺术设计、制冷技术、服装设计等专业实践教学实施,走访了解了实践教学的组织和管理以及校内质量监控的有关内容,使我们全组成员从职业教育的视觉,对澳大利亚TAFE有了比较明晰的概念,对TAFE在课程标准制定、质量监管、认证与评估、教师任职标准、项目教学法、校企合作以及教学的组织管理等内涵建设方面有了较为详实的认识,对中国高等职业教育对接澳大利亚TAFE教育合作办学的优势与缺陷有了更清晰的了解,对我国职业教育立足自身条件加强国际合作与交流更加感到任重道远。同时,对我国近年来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实践和方向有了更坚定的道路自信。在分组活动期间,5位组员分别从学校和教育厅国际合作管理部门两个不同维度之间也进行了广泛交流,加深了解,互通信息,增进友谊,共享成果,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大家一致认为,国际交流协会组织的这次培训活动,内容丰富,合乎国情,聚焦质量,切中要点,安排周密,收获丰厚。

二、澳大利亚职业教育基本概况

职教组通过和高教组一起听汇报了解概况、分组对TAFE学院进行考察掌握特色、组员对接澳方专家个别访谈等形式,形成了对澳大利亚职业教育的基本认识。

1.澳大利亚的教育体系

澳大利亚教育体系分为三个层次:初级教育、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中等教育分为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高中教育包括普通高中教育与初级的技术和继续教育(TAFE的初级阶段);高等教育有普通大学教育与高级技术和继续教育(TAFE的高级阶段)。TAFE(技术与继续教育学院)是三级教育中最大的部门,是澳大利亚高等教育的主力军,给澳大利亚各行各业输送了大量的优秀人才。

2.职业教育机构设置及主要职能

澳大利亚的教育行政体系由各州管理,不同的州在机构设置上也略有差异。一般来说,职业教育的组织机构分为三个层次:由行业代表为主组成的国家及各州管理TAFE的组织机构(国家培训管理局和州教育培训部)、TAFE学院校长委员会、技能质量署。他们各自的主要职能是:国家教育与培训部负责联合行业企业制定“培训包”;各行业代表为主的各州管理机构对TAFE宏观决策、规定和调整办学方向、争取政府经费等;校长委员会督促各TAFE学院按照质量标准,提高人才培养水平,达到或超过标准,获取认证。同时代表各TAFE学院,从政府方争取更大利益;技能质量署负责保障和监管TAFE为学生提供的VET教育质量。三层组织分工不同,职责明晰,各司其职,相互制约,协调配合,形成了澳大利亚职业教育的基本框架体系。

3.TAFE基本情况

TAFE(Technical AndFurther Education)是澳大利亚政府直接领导下的技术和继续教育的简称。是为学校人才培养对接就业市场需求而建立的一个教育体系,是具有鲜明特色的职业教育制度。澳大利亚TAFE在校生中,全日制学生为30%,非全日制学生为70%;非全日制学生中90%以上是从业人员。TAFE学院组建有两种基本模式:一是独立设置的TAFE学院,往往设有若干校区(各校区具有不同的专业);二是大学设有职业教育部。TAFE是全国性认可与互通的职业培训教育体制,虽然各州的TAFE有它们各自的行政体系、课程设置,但它们的性质和特点是一致的,主要提供专业技能的训练课程,大部分课程都具实用性。TAFE的很多课程是与企业、行业协会共同开办的,课程设置根据行业企业的需要开设。TAFE所有的文凭资格是全国互通与承认的,专科文凭课程也受到各大学的认可,这些学生在继续攻读大学学位时可以免修部分学分。

TAFE学院招生没有年龄限制。职教组考察的悉尼TAFE学院,既有十几岁的中学生;也有五六十岁的人,年龄差别较大,但都在同一所教室完成相应的培训任务。TAFE学院培训种类繁多,包括专业、非专业、高级技师、技师及操作员等不同层次。澳大利亚政府规定各个行业中,技能要求高的工作岗位必须持有职业证书才能就业,即使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毕业生,也必须先取得TAFE培训相应证书,才能应聘上岗。

4.培养层次

澳大利亚的职业教育与普通高等教育之间是相融相通的。TAFE不仅提供职业教育、技术教育、继续教育,还提供高等教育、成人教育和社区教育等。学生层次从中学到本科乃至研究生不等。近年来TAFE还增设了硕士和博士学位课程。学生拿到高级培训证书,可直接进入悉尼理工学院攻读学士或更高一级的学位。

5.教学组织与质量监控

TAFE学院的教学模式是以学生为中心,实践第一。TAFE各学院设有实践课和理论课。教学以实践为主,理论为辅。依据各行业制定的职业标准和相应的培训标准,派人与企业内专职培训教师共同研讨、制定培训项目,经认可后实施。大部分职业培训都是以现场教学代替课堂教学。如职教组17日上午考察的西南威尔士TAFE学院西悉尼校区,就重点介绍的是他们学院经过竞标获得的建筑工程项目,学院利用该项目开展“学徒制”教学。学员每周只一天来校上课培训,其他时间在工地现场学习,师傅现场辅导答疑,企业发给一定薪金。21日考察的霍姆斯格兰理工学院,建筑专业、家具设计与制作专业培训设施、规模在全澳大利亚也是领先的,课程训练的方法也是采取现场教学法。23日考察的本迪戈堪培门学院和威廉安格力学院,汽车维修、食品烹饪及酒店管理等专业均采用理实一体化教学模式,是我国高职近年来效仿学习的模本。

三、澳大利亚职业教育对我们的启示

职教组通过考察学习澳大利亚的职业教育主体——TAFE学院,普遍认为:除国家政策给力、资金支持到位、校企合作培养、课程设置灵活、教学方法得当、教学组织实践性强等操作层面的优势外,从宏观层面看,澳大利亚的职业教育构建形成了规范的管理体系,体现了现代职业教育的主要特色,对我国职业教育发展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1.完善的职业教育与培训体系

澳大利亚的职业技术教育体系主要特色是行业牵头、国家管理、满足客户需求。1980年,澳大利亚政府与各行业联合建立了一个在国家培训框架下以能力标准为基础的、以培训包为课程开发依据的国家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已成为全国统一的技能认证体系。该体系的基本要素包括:一是资格证书框架(the Australia Qualification Framework,简称AQF)。AQF详细说明了国家承认的资格证书,它提供了一套简单的、从中学证书到博士证书所有认证的架构体系。职业技术教育证书包括:一级证书、二级证书、三级证书、四级证书、学位证书及高级学位证书。在AQF中,获得一组能力,就可以获得职业技术教育证书了。二是质量培训框架(the Australia Quality Training Framework,简称AQTF)。包括两个国家认可标准:注册培训组织标准、洲及领地的注册及课程认证授权标准。每个培训机构及注册授权机构严格按此标准实施,保证全国统一的高品质培训系统。三是注册培训机构(Registered Training Organizations,简称RTO)。培训机构一定要满足AQTF的标准才可以注册,仅仅注册培训机构才可以发放AQF证书及进行可认证的培训及评估。四是州及领地注册授权机构(State and territory registering authorities)。主要负责对培训机构的注册及监控、对职业技术教育课程进行认证,AQF证书通用。

2.规范的国家资格认证体系

澳大利亚建立有一个全国性的职业技能认证体系——澳大利亚认证框架(共分12级)和国家资格认可标准——培训包(Training Packages,TP),这一国家资格认证体系现已经成为澳大利亚TAFE学院办学的法规性文件。

联邦政府规定,由行业根据全国统一的框架体系负责制定本行业的具体能力标准,集成为培训包。每个培训包主要包括两部分内容。第一部分是国家认证部分,这是培训包的主体,包括能力标准、资格证书、评估指南三方面内容。第二部分为非国家认证部分,由学习方法指导、评估资料、职业发展资料三方面组成。培训包是澳大利亚国家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制度的重要官方文件,是TAFE学院开展职业教育和培训的“培训指南”。各TAFE学院和培训机构根据培训包的要求设置课程,组织实际教学工作,并对学生的学习结果进行考核。所有专业都有明确的培养目标、能力要求、就业岗位和学习时间,考核合格者可获得全国通用的相应等级的资格证书,并可凭这一资格证书参加不同层次的工作或进入更高层次(包括大学)的学习。

3.特色鲜明的职业教育课程体系

TAFE机构的课程开发是依据澳大利亚政府通过行业主导制定的培训包进行的。不同的州对课程开发的管理方法不同,新南威尔士州由州政府相关部门统一组织各TAFE机构与企业联合开发,知识产权归州政府所有,州内各机构资源共享;而维多利亚州由各机构与企业合作开发,各机构之间是相互竞争的关系。TAFE机构课程立足行业需要,结合国家资格框架和国家能力标准进行课程开发。每一类证书、文凭需要开设多少门课程,开设那些课程,都要根据行业发展需要和企业团体提供的相关岗位技能要求和标准来确定。开发步骤一般是先进行市场分析,包括需求分析、竞争现状分析、拟开发课程(即证书)与大学之间的衔接等。再分析培训包,确定课程开发目标。下一步就是选择能力单元的组合,并确保课程采用的标准与法规相符。接着是选用和开发教学资源(教学标准、教材、主要参考资料及网络资源、学生学习指南等),最好向州政府申请注册,向资格评审局(VIQA)申报注册并得到确认。

4.严格的质量监管体系

2011年,澳大利亚为了确保学生接受的TAFE教育能达到“培训包”的各项要求,专门设置了一个国家级VET监管部门——澳大利亚技能质量署(Australian Skills Quality Authority,简称ASQA),它的职责就是保障教育培训机构对学生提供的VET的教育质量。技能质量署设3名主任委员,由政府法律授权,负责对澳大利亚所有提供职业教育培训的学院或机构,从教学大纲、教学质量、学生管理方面进行监管。不通过率为10%左右。法律赋予ASQA可以在任何时候对注册培训机构有进行审计的权力和行使处罚的权力。当然,培训机构对技能质量署的决定也有寻求复审的权利。技能质量署在监管过程中采取风险评估机制,对职业教育与培训课程进行认证,确保“注册培训机构”满足注册条件和标准,并收集、分析和公布职业教育与培训提供者的信息等。严格依据《VET质量框架》和《VET课程认证框架》(VET,职业教育与培训的简称)行使监管权力。技能质量署的成立,标志着澳大利亚拥有了全新的、全国性的职业教育质量监管机构,而且其与澳大利亚高等教育质量和标准署共同标志着澳大利亚教育进入了质量新时代。

5.灵活的职业教育组织与实施体系

澳大利亚的职业教育从培训项目、培训内容、培训质量认证、培训质量监管等形成了系统化管理机制。TAFE的课程安排既有阶段性的又有可连续性的,学员可以在不同时期,针对不同需求选择相应的课程,可以通过学分的认证,灵活地在证书、文凭或者提高个人品位等方面自由选择;学生修读TAFE课程后可升读有关大学学位课程,承认已修的课程,学分可以转移。学员入学基本上没有年龄门槛,分布在14—70岁之间,但对证书和文凭的管理很严格。一些本科生为了就业,还重新到TAFE学院学习。针对不同的学习对象和课程类型,采取各种灵活的方式、方法和手段开展教学工作,基本上做到了从以教师的教学为主向以学生的学习为主设计教学模式的转变。23日职教组考察的本迪戈堪培门学院,就采取了网络线上教学的模式,学生灵活选择学习课程、时间、考核方式等,体现了终身教育理念。

6.统一的国家资格准入制度

澳大利亚政府规定,从事技术工作的人必须获得职业资格证书,即使是大学毕业生也不例外。因此,职业资格证书成为澳大利亚技术人员从业的必要条件。另外,澳大利亚对职业培训机构的选取非常的严格,必须是经澳大利亚质量培训框架注册认证的机构。任何的培训机构要想从事职业教育培训、鉴定工作,都必须满足国家规定的12个条件,且每年接收严格的审核,若不能通过,将取消其从事职业教育与培训的资格。所以,技术要求高的行业,入职必须要持证才能上岗,否则,将受到严厉惩罚。

7.规范的职业教育教师资格准入制度

澳大利亚对TAFE学院的教师有严格的准入制度。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是要有一个专业学位;二是必须有相关行业的从业经验;三是要有一个教师的资格证书。特别是必须有3-5年相关行业从业经验,而且离岗不得超过3年。同时必须取得“教育与培训四级证书”,才能担任TAFE学院的教师。而且只有三分之一为专职教师,三分之二为企业和行业兼职教师。学院对教师的聘用由学院行政管理人员、行业专家及专业教师组成评估小组,进行严格评估,同时要求教师在正式录用前试用一年。各学院可以在这个基本条件之上,具体制定各自更为严格的聘任条件,比如本迪戈堪培门学院就规定承担汽车维修课程的老师,必须有10年的行业工作经验。

四、对和TAFE学院开展中外合作办学的认识

澳大利亚的TAFE、德国的“双元制”、美国的社区学院被人们认为是职业教育的三种有效模式,也长期被我国的职业院校学习和效仿。通过这次实际考察学习,我们认为:一种好的模式,一定要“顶天立地”。“顶天”就是能代表一种高度,包括先进的理念、严密的组织、规范的程序、有效的考核、显性的成果等;“立地”就是接地气、服水土、适生存。所以,TAFE模式的中国“本土化”仍然是任重道远。

目前,澳大利亚的一些TAFE学院和我国的部分高职、中职院校开展了一些合作项目。一般层面的教师教学能力方法的培训、优质课程的引进、学生的短期交流、管理人员的互访以及信息沟通、资源共享等项目都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在深层次的合作办学方面,仍存在许多棘手困惑的问题,合作的现状不是十分令人满意。主要问题有:一是国情及双方利益诉求不同,导致政策层面仍存在难以逾越的“沟壑”。比如对澳方而言,我国政府层面对高职院校及学生学业的资格认证还是一个缺项,这样学分互认、学历对接就成为难题;二是我国高职学生英语程度难以达到对接澳洲本科院校的入学标准,导致大量学生不能享受合作办学成果;三是我国高职院校大量学生为农村生源,脱贫与就业并重,而相对高昂的“留学费”成为过不去的一道坎;四是双方的利益侧重点不对等,导致项目错位。国内的部分高职生,主要是因为目前无法实现毕业后继续满足提升学历的需求而选择出国学习,而澳大利亚的TAFE,主要是针对当地产业,以满足就业为目的的培训模式,这样合作办学的目的性就发生了分歧;五是培训学习与获取学历之间难以协调。澳大利亚的TAFE学院,多数提供的是课程(技能)培训服务,以就业为目的,获得的是技能培训证书(资格证书),对应的大多是我国的中职教育或成人继续教育;而我国的高等职业教育,属于大专层次的学习教育,学生参与国际合作项目,多是以提高学历为目的,双方之间有分歧;六是诉求群体阵营发生了变化。近年来,我国高职教育的发展成效满足了绝大部分高职学生的愿景,就业率连年保持在90%以上,尤其是实施“国家示范院校建设计划”后,一大批国家示范和骨干院校无论是在人才培养质量、办学条件、师资力量、就业质量、社会声誉等方面都有了可喜的变化,企业、家长、学生的满意度在逐年提高,特别是良好的就业率极大满足了一大批“先就业、再择业”的学生的需求,选择在省外上高职人数也在逐年下降,出国学习者就成为少数。规模小、效益差成为合作项目的“通病”。

针对以上国情,立足高职学生实际,我们设想,高职院校不仅要有自身的道路自信,更要“有国际化的视野、本土化的情怀、量力而为的行动”。就是要降低合作办学的“经济效益”期望值,提升“社会效益”满意度。从学院层面给部分学生提升学历、增加阅历、丰富资历开辟多元化的途径和渠道,扩大学院的办学影响力,提振社会声誉。同时,把主要精力放在通过合作办学,引进并吸收优质教育资源,为我所用,加强内涵建设,提高人才培养质量,让更多的学生普惠受益。

五、对发展我国职业教育的意见及建议

近年来,我国职业教育学习澳大利亚TAFE模式,在课程设置、专业改革、师资队伍建设、实训基地建设、教学方法改革、校企合作等内涵建设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尝试,也收到了良好的成效。但从国家制度层面而言,我们认为仍需做的具体工作是:

1.制定国家能力标准

澳大利亚政府专门研究并制订了国家能力标准。内容由相关行业的能力标准委员会(简称CSBs)确定,开发的政策和细则由国家培训部(NTB)来制定。该标准主要由八级不同的能力水平构成了能力标准体系(简称ASF),为体现各产业部门低级工人与高能工人之间的能力水平差异提供了一套测评基准。澳大利亚在全国大力推行国家能力标准框架。并对国家能力标准随市场需求变化而不断修订。我们国家还没有整套的技术能力等级标准,应尽快制定不同能力标准,构建技术分级制度,形成从简单劳动到复杂劳动,从一般技术到高级技术的梯次层级,体现职业技能的不同水平。

2.建立质量监管认证制度

澳大利亚政府在高等教育中设置了TEQSA,在职业教育中设置了ASQA,分别对高等教育质量、职业教育与培训质量进行监管,构建起了确保教育质量的“现代化的质量监管架构”。

我国目前还没有国家统一的质量监管认证标准,也缺乏这样一个专门的机构。对高职院校而言,2003年开始由教育部组织办学水平评估,2005年下放各省(市)具体组织实施。教育教学质量监管一般由学校自行负责,主管单位监督。目前国家尚未授权第三方机构组织实施质量认证。刚刚开始的质量评估也是在教育部门授权下进行的,没有摆脱“裁判员兼运动员”的嫌疑。建议教育部授权由国际交流协会这样的第三方组织牵头,联合行业、企业、院校专家组成专门机构具体实施。

3.统一国家职业证书制度

目前,从形式上看,我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已经建立了“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制度”,由各地的人力资源机构颁发“职业资格证书”。但是,一是由于用人的劳动制度(人社部)与育人的教育制度(教育部)的分离,导致职业教育的育人与用人脱节。二是由于职业资格证书与教育学历证书的分离导致文凭与资格证书混乱。作为教育属性的学历证书由教育部门颁发,作为职业属性的职业资格证书由人社部门颁发。两者之间各自为政,且难以对应,所以,应建立国家统一的职业证书制度,统筹协调人社部门、教育部门及行业、协会组织在培训、技能鉴定认定、学历认证等方面的职能,涵盖从业资格证书、培训证书和学历资格证书等,互相协调,对等对应。

4.规范职业院校教师资格证书制度

职业院校师资队伍应该具备“双师型”标准,而且应有企业从业经历,有较强的实践动手能力。但是,目前高职院校的教师没有统一的任职资格,聘用单位仅是从学历(硕士以上)和专业上有一个具体要求,主要来源是高校毕业的硕士以上学历的研究生,而他们上学时的培养目标并不是按照“职业院校教师”能力标准来培养的,实践能力欠缺是普遍现象,而从企业选聘人员充实师资队伍,又受到政策的限制。所以,应规范职业院校师资队伍建设标准,明确资格要求,强调从业经历,突出实践动手能力。

5.设立中外合作办学专项基金

按照国家战略需要,服务主导产业布局和优先发展战略,设立国家中外合作办学专项基金,列入财政专项预算,用于扶持和支持合作办学机构,密切结合国家、地方和区域经济发展对各类人才的需求以及学校学科建设的需要,鼓励在国内急需、薄弱和空白的学科领域与外国高水平大学以及具有优势学科的大学开展合作办学,引导中外合作办学逐步向中西部地区发展。实现“提质增效、服务大局、增强能力”的目标。

六、对本次活动组织方的建议

本次活动组织的细致周密,内容充实,大家普遍感到收获很大,不虚此行。在此,我们职教组5位成员对国际交流协会和国际交流处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提出三点小小的建议:一是今后组团出访时尽量要求承办方能认真聘请懂业务、识礼仪、口语好的随团翻译,以帮助每一位团员更好的了解和掌握所需学习的知识,圆满完成培训任务,提高培训质量。二是综合协调,统筹安排,筛选访问对象,区别访问重点,避免盲目无序和肤浅重复的弊端。三是高职院校国际合作与交流尚处于起步阶段,需要国际交流协会和国际交流处予以大力支持,这也是将来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重心和亮点,一定能为我国教育事业的跨越发展和国际交流工作“提质增效”做出积极的贡献。

上一条:有色行业职业教育‘走出去’试点首批教师赴赞比亚培训总结 下一条:张晓云随教育部团组赴美国培训的总结报告

关闭